2015年12月31日,一年的最后一天又到了,然而这并不是令我高兴的
事实上,作为一个悲观的难以控制自己情绪的人,回想起一些事情总会难以摆脱那些不愉快的事情,而且有些事情因为伤的太深变成了我的习惯
今天听说有个高中的师弟自杀了,很可惜一个年轻的碳基生命体就结束了自己的人生路…但是突然有很理解他的行为,作为一个抑郁症患者,这种选择估计是他能想到最好的能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的方法。
人类,一群有高级思考能力的碳基生命体,先抛开社会道德不说,没有了道德世俗思维等等等等的束缚之后,人也就是一个生命体,一堆细胞,一堆原子构筑的精密仪器,死亡,无论选择从什么时候死亡,本来是生命历程中有的一个环节,那把它提前...

© JournalW | Powered by LOFTER